湖怪魅影最新章节- 第四十一章 沙尘暴虐-光棍儿影院无码网
返回 湖怪魅影 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四十一章 沙尘暴虐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
    果然,不一会,远处突然出现了一股黑烟。郝广琦刚开始认为:现在天干物燥可能是有个地方着火了。护林员驻足一看,很少见得紧张起来,并大喊了一声,说:龙卷风来了。说完,他指挥大家用头巾把头部一层又一层地包裹起来。正在大家忙碌的时候,黑烟从一缕渐渐形成一片,如扇形般慢慢向他们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,几驮骆驼驻足眺望来势汹汹的黑风,表情淡漠,见多不怪,异常镇静。黑风由远而近,逼近了他们,大风把地面上的沙尘统统翻卷起来,毫不留情地抛向人们,空气中充斥着看得见摸得着的黄沙,颇有一种铺天盖地之势,瞬间清澈的天空变成了混沌世界,能见度不足几米,仿佛空中有一双无形的巨手,捧起沙粒愤怒地砸向他们。郝广琦感觉到沙尘劈头盖脸迎面而来,虽然近在咫尺,却看不清同伴的模样。郝广琦担忧起来,心想:完了,在这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地方,遇到这么大的沙尘暴,如果时间一长几个人一定会被埋在沙尘里,若干年后,也许我们几个就会变成干尸了。尤其是这两个孩子,他们还那么小,就要经受这样的磨难。想到这些,他有点绝望了,一种恐惧感慢慢爬升在脑海里。正在郝广琦胡思乱想之际,骆驼们走了过来,它们用高大的身躯护住主人,然后用嘴去拱沙子,不一会便拱出一个大坑,护林员让几个人钻进大坑里去,骆驼们则卧在大坑的边上继续为人们遮挡风沙。同时,骆驼把自己的头深深地伸入沙中,等待风沙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郝广琦眼前仍是昏黄一片,如果不是躲藏在沙坑里,他简直就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,不知道自己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上。沙尘像下雨般落在坑口,真有一种天地合一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听到外边的风声有些小了,郝广琦趁机钻出沙坑想看看外边的情况。他刚钻出沙坑,就被风沙打了个趔趄,感到胸口被撞了一下。风其实还很大,狂风夹着黄沙把郝广琦吹得东倒西歪,狼狈不堪。这时他才意识到,他曾经在城市里遇到的沙尘暴与这里的比起来,威力实在是太小了。这种天地不分、黄沙肆虐、狂风大作、天昏地暗的场面,在城市里是见不到的。沙坑里的护林员着急了,他一伸手把郝广琦从坑边拽了进来,并罕见的大声吼叫着:你的命不想要了吗?

    沙尘暴刮了将近一夜,天快亮时,说停就停了。很快,沙漠里又是月朗星稀,一片宁静。几个人从沙坑里钻出来,抖了抖头上和身上的细沙,都长长地舒了口气。这时,众人才发现,郝广琦受伤了,胸口被什么东西划开了一条长口子,衣服都渗出了血。

    护林员给郝广琦处理完伤口,见天快亮了,就对大家说:你们再眯一会,我去放放骆驼,顺便捡点柴火烧水煮茶,吃饱喝好了我们就出发。说罢,他将骆驼全部赶起来,牵着它们向有草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郝广琦、阿依努尔和孩子们经过一个晚上的折腾,早已疲惫不堪,一倒头便“呼呼”地睡过去了。等几个人一觉醒来,天已大亮,护林员早已放完骆驼烧开了水,将腌制的羊肉干在火上烤得“滋滋”冒油。吃过早饭,护林员将驼队收拾好,三人便出发了。

    沙尘暴已经远去,它的凶悍、它的疯狂让人畏惧。然而,在沙漠中,它又何尝不是一个杰出的雕塑家呢?它的手笔之大,蔚为壮观,作品之美,叹为观止。经过一夜的风暴,一座座沙丘上的峰线清晰曲折,像刀劈斧凿过一般。这就是沙尘暴的杰作,沙尘暴重新塑造了沙漠里沙丘的形态,以崭新的面貌迎接着人们。对于眼前的一切,郝广琦不禁惊叹,大自然真是巧夺天工的能手,一场风,就改变了沙漠的面貌,留给他们一片新的景象,一片新的天地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三人来到胡杨林前,护林员突然让驼队停了下来,说不能再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郝广琦很诧异,上前问道:为什么不走了?

    护林员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反问:你不觉得林子有些奇怪吗?

    郝广琦仔细一看,确实如此,眼前这片规模很大的林子,跟护林员描述的完全不一样,没有羚羊,没有野兔,更听不到一丁点鸟叫声。

    郝广琦想进林子探个究竟,却被护林员制止了。护林员说:这林子里静得可怕,先不要着急进去。我把驼队隐蔽起来,万一遇上啥事还有个退路。说着,他走到自己骑的那驮骆驼跟前,在它身上轻轻一拍,骆驼就很听话地跪在了地上。护林员俯下身,抱着它的脖子耳语了起来。说完,骆驼“呼”的一下站起身,带着驼队缓缓地走了。

    郝广琦见驼队越走越远,禁不住问护林员:它们就这样走了,到时咋找回来呢?

    护林员说道:放心吧,我能将它们放走,就有办法找回来。

    护林员的担心不无道理,林子里果然有些古怪,静得瘆人。缺少了那种飞禽翱翔,走兽穿梭的景象。几人刚走进胡杨林,就看见一头成年的骆驼,安静地躺在干旱的沙地上,已死去多时。更触目惊心的是,再往前走,到处都是动物的残骸,这里好象刚经历过一场浩劫。郝广琦和阿依努尔不禁担心起来,他俩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没有了主意。好在护林员比较镇静,他四下观察了一番,就带着几个人一步步向林子深处走去。最终看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“大漠之泉”。然而,这里也是一片狼藉,泉眼的地方已被人挖成一个大坑,到处堆积着从坑里挖出来的泥沙。护林员蹲下身,抓了一把泥土,在手中搓了搓,神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。郝广琦见状,还没有开口,护林员突然“嘘”了一声,叫他别出声,然后低声道:林子里有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话音未落,林子里就钻出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来。他们一身大头领卫士的打扮,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武器。大汉们将郝广琦他们团团围住,看样子大汉们已经埋伏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大汉们个个双眼血红,像是饿狼遇到了猎物一样,要将郝广琦他们几个生吞活剥。其中一个红脸大汉好像是他们的头,他将郝广琦他们几个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,二话不说,先把两个孩子从郝广琦和阿依努尔的怀中抢了过来,交给身边一个长相白净的男子,便命人动手绑人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叫郝广琦和阿依努尔措手不及,但面对着长枪短刀,也只能任由对方摆布了。与二人相比,护林员倒显得镇静自若了很多,他似乎早料到了危险的存在,脸上没有显示出一丝害怕的表情。

    郝广琦看着护林员正暗自纳闷,护林员突然飞起一脚,踢掉面前一个人手中的扎枪,然后一个扫堂腿,将另一人扫翻,自己顺势一个就地翻滚,“嗖”一下钻进了林子。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身手可谓是干净利索,让所有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快追。红脸大汉留下一个光头的手下,带着其他人追进了林子。

    光头担心再生事端,索性将郝广琦和护林员背靠背绑在了一棵树上,然后自己躲到一边的树下乘凉去了。

    郝广琦看这些人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,心中暗自叫苦。他悄悄地问阿依努尔:这些人是不是大头领派来抓我们的?

    阿依努尔摇了摇头说:应该是其其格的人。大头领身边的卫士我都熟悉,这些人我比较面生。

    郝广琦听说是其其格的人,心里的石头稍微落了地。他对其其格还是抱有幻想的,他不相信与他曾经同床共枕的大公主会对他下狠手。他不由得说道:我们可能还死不了。

    阿依努尔似乎知道郝广琦在想什么,叹道:别想了,有些事情就像是命运安排好的一样,咱们还是听天由命吧。说罢,阿依努尔好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话锋一转,问道:其其格不简单啊,深藏不露,你知道她到底想干啥?

    这倒是问住了郝广琦,说实话,自从其其格回到圣山以后,两人一直处于不同的世界,相互之间已缺少了交流,两人之间的夫妻关系形同虚设。他确实不知道其其格在城堡里到底忙什么。他把这想法告诉了阿依努尔。

    阿依努尔点了点头,她正想和郝广琦再说点别的,不料树下乘凉的光头见他们说个没完,恼怒了起来,瞪着眼叫喊:老实点啊,死到临头了还说个没完,有话留到湖圣池去说吧。

    郝广琦没有理会,叹了口气,说道:阿依努尔,真不应该把您给牵扯进来啊。

    何必说这样的丧气话呢?阿依努尔说着话,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光头。只见光头此时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眼睛不住地往林子里瞧,留又不是,走又不敢,显得格外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阿依努尔眯眼看了一会儿,突然眼睛一亮,转头对郝广琦低声说道:放心吧,咱们俩死不了,护林员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